亚元金融集团有限公司
  • 设为首页
  • |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招商热线:0592-5903376投诉受理:0592-5903376 投资有风险 入市需谨慎
    关注我们
   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
    0592-5903376
   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
    0592-5903376
    当前位置 : > 首页 > 新闻中心

    特朗普和耶伦都陷入了相同的困难境地:如何面对强势美元

    * 来源 : * 作者 : admin * 发表时间 : 2016-12-16 * 浏览 : 1

    哪里有不和谐之处,特朗普便引人注目地带来了和谐,他让市场和耶伦之间实现了和平,交易员们最终似乎相信了她对明年利率动作的预测。此前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,并预测明年加息三次。

    市场通过联邦基金利率期货暗示,加息三次发生的几率几乎正好是50%。此前5年里,美联储一直试图增加透明度,而市场一直且准确地押注利率将维持在接近零的水平,无论耶伦如何表态。

    但特朗普在选举中获胜带来的心理巨变,最终导致利率市场和美联储达成了一致。

    问题在于,这种新萌发的对于美联储保持鹰派立场的信心,吓坏了债市和汇市。在新闻发布会上,耶伦也许在无意中助长了这一情绪,她表示,目前并不真的需要财政政策——这与新政府的立场直接相抵触。她使用强烈措辞表述美国经济和劳动力市场的强劲程度,也给人留下了她准备在未来表现得更加鹰派的印象。

    耶伦新闻发布会引起的反应几乎肯定比她希望的更夸张、更巨大,未来几天里,美联储很可能尝试通过调整表态把交易员从悬崖边上拉回来。但市场反应的确预示着,固定收益市场真的可能遭遇过分戏剧化的抛售。对此局面的担心并不过分,而这不是个好消息。

    就目前而言,耶伦的不圆滑做法将令她不受特朗普待见。或许让她感到安慰的是,他们两人如今面临同一个严峻、紧迫的问题:强势美元。到周三繁忙的交易结束时,美元贸易加权汇率冲上自2003年初——即入侵伊拉克之前——以来的最高点。

    其中的经济与金融逻辑是难以形容的。如果美国真的打算再通胀,那么利息将需要调高。那将吸引资金、尤其是来自日本和德国等利率仍非常低的经济体的资金买入美元。目前,利率差已达到极端水平。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与德国10年期国债的差距如今达到自1989年春天以来的最大水平,当时德国还尚未统一。

    对于出口导向经济体日本和德国而言,这应是有益的。但对于仍与美元挂钩的中国以及许多新兴经济体,这是极其无益的;正如2013年的“缩减恐慌”所显示的那样,强势美元在这些经济体可能很容易引发危机。这对耶伦是无益的,因为强势美元会通过其对进口价格的影响而抑制通胀,并削弱增长。

    这对特朗普也是极其无益的。他的标志性目标是恢复美国制造业元气,并捍卫美国的贸易地位。如此强势的美元,在很大程度上跟对美国产品征收大量保护性关税具有相同的效果。

    此外,美联储希望实现的利率轨迹的假设是,未来4年GDP增长勉强超过2%。特朗普的明确承诺是努力使GDP增速达到3.5%。如果财政政策足够刺激、能把增长率推高至那种水平,那将意味着更高的利率,以及更强势的美元。替代选择将是美联储不负责任,准备承担让通胀再度飙升的风险。

    归根结底,特朗普和耶伦的困境是相同的、令人不安的。全球化的倒退程度是存在极限的。全球背景的金融市场,已经为美国能在何种程度上重新刺激本国经济设定了极限。